快捷搜索:

3D打印的100亿“豪言”:是资本炒作还是产业希望?_1

  我国的3D概念板块上市公司有28家之多,却没有任何一家企业的主营业务,是3D打印本身或与其相关的业务。只是初步涉足了3D打印领域,如打印设备制造、打印机关键零件制造、打印材料制造等。

  尽管长时间以来,各方各界对于3D打印技术的评价都很高,许多媒体都赞誉它是未来的工厂,但几年过去了,关于3D打印却还是只能在新闻里见到,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并没有见到它的半点影子,我们不禁想问,3D打印的热闹难道只是一场夸张的炒作?

  人们的怀疑并不仅仅是空穴来风,世界最大的两家3D打印公司分别是3Dsystem和Stratasys,他们的股票价格在3D打印刚出现的2012年一路攀升,但一年多之后却突然遭遇大幅下跌,这种起伏过大的现象往往被人们视为不太靠得住的兆头。

  目前,打印材料成本高、成型精度低和制造效率差等因素,成为了制约我国3D打印发展的瓶颈所在,距离所谓的第三次革命还任重道远。

  3年100亿的预言

  一个易拉罐,一双运动跑鞋,一个卡通人偶,一块建筑石板很难相信,这些能够以假乱真的产品,都是用机器直接打印出来的。2013年1月15日,全国首家3D打印体验馆落户北京工业设计创业产业基地,几乎所有的媒体记者都用了不可思议来形容他们看到的一切。

  更不可思议的是,就在北京这座体验馆落成之后,济南、郑州、烟台、上海等全国各大、中城市便相继传来了兴建或落成3D打印体验馆的消息,一波接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这其中,有的是政府出资主办,有的是民间资本助力,有的是出于科教展览的目的,而有的则直接是一种新商业模式的探索。

  短短的半年时间内,3D打印体验馆几乎已经成为各个城市科技创新的一张名片,如果没有,就意味着在这场以3D打印为载体,实际上是一场科技与文化软实力竞争的比赛中落后了。为此,一些城市甚至不惜重金投入,准备打造专门的3D打印产业园区,轰轰烈烈地干上一把。

  现在还是3D打印技术的起步阶段,产业化的初级阶段,未来3至5年将是3D打印技术最为关键的发展机遇期。今年5月29日,首届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大会在京召开,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秘书长、亚洲制造业协会首席执行官罗军在大会上表示,如果推进顺利,预计3年左右,国内3D打印技术产值可能达到一百亿元人民币,全球范围内有望实现50亿美元以上的市场规模。

  据有关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3D打印产业总产值约为20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只有10亿元人民币左右。如果罗军的设想真的实现,那么3D打印无疑将成为今后3年全球成长最快的产业之一。一位企业家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3D打印从2013年开始真的能走上快速路,那么他们也很有可能尝试涉足这个领域。

  百亿画饼

  在去年5月底举行的首届2013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大会上,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秘书长、亚洲制造业协会CEO罗军大胆预计,未来三年内,国内3D打印产值有望冲击百亿元大关。这样的豪言,也给足了3D打印企业和投资者们无限遐想的空间。

  罗军还表示,将在今年7月份正式启动中国3D打印的创新中心,下一步则是选择10个工业城市,集中建设3D打印技术产业创新中心。一旦建成,未来几年国内的3D打印市场规模将成倍增长。

  早在去年年初,全国首家3D打印体验馆落户在北京工业设计创业产业基地。随后,济南、郑州、烟台、上海等全国各大城市便相继传来了兴建或落成3D打印体验馆的消息,可谓一波接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这其中,有的是政府出资主办,有的是民间资本助力,有的是出于科教展览的目的,也有的是一种新商业模式的探索。

  短短半年时间内,3D打印体验馆已经成为各地城市科技创新的一张名片,如果没有,就意味着落后。为此,一些城市甚至不惜重金投入,准备打造专门的3D打印产业园区,轰轰烈烈地干上一把。

  湖南华曙公司总裁许小曙,是国内3D打印行业较早的研究者,也曾担任美国3DSystems公司的技术总监,其权威性毋庸置疑。他告诉记者:虽然从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的3D打印行业就已经开始发展,但截至目前仍然在幼儿阶段,不能过度被消费。

  现阶段3D打印概念被炒得太热,虽然对市场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但现实与期待值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许小曙进一步表示出自己对未来市场的担忧。

  中投顾问研究员李方庭也同样认为,国内的3D打印仍处于概念炒作阶段,诸多实质性问题并未得到有效的解决,3D打印产品也不具备商业化运作的条件。

  当前涉足3D打印的企业,主要还是以技术研发和科技创新为主,成熟的盈利模式尚未形成,虽然整个行业拥有巨大的市场容量,但短期内仍很难得到有效的释放。

  资本疯狂炒作

  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以来被纳入3D概念股的所有股票均大幅上涨。其中涨幅最牛气的前5名分别是:中航重机上涨126.15%、光韵达上涨118.58%、高乐股份上涨89.26%、海源机械上涨72.49%和金运激光上涨70.15%。

  然而,在翻看各家3D打印概念股的财务报表时发现,没有一家企业的主营业务是3D打印。

  此外,近半年以来,3D概念股在经历了集体暴涨之后,又出现了集中暴跌,其炒作过度的泡沫一览无余。

  不论是实体领域还是资本市场,我国3D打印均以概念炒作为主,相关企业在股价飙升的过程中并未将更多的焦点放在技术研发、设备制造领域。李方庭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

  玩具制造商高乐股份(002348.SZ)便是3D打印概念股中的典型代表,仅凭5月15日发布的一则投资公告后,便由玩具制造商一跃而变为3D打印概念股。其当日公告称,拟在深圳市设立分公司,主要负责开发、设计、生产经营各式玩具、儿童用品。另外,它还给自己的分公司投入运营资金4000万元,发展包括3D打印个性化定制在内的3项业务。

  此后的高乐股份股价一路飙升。仅在5月15日至5月21日的5个交易日里,公司股票曾两度涨停,股价从7.14元最高涨至9.11元,累计涨幅为34.05%。深交所龙虎榜数据显示,参与高乐股份炒作的均为各地游资,并无机构参与其中。

  然而好景不长,从5月22日开始,高乐股份便持续下跌。6月6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氏家族成员当日减持股份1000万股,不排除其受高股价诱惑而减持套现的嫌疑。截至6月6日收盘,高乐股份股价报收于6.88元,自5月22日算起,累计跌幅为20.92%。

  无独有偶,5月28日光韵达也遭到二股东新余德信投资管理公司减持,这已经是其5月内第四次减持,累计套现金额达1.5亿元。

  李方庭直言,在资金、管理、人才均不缺失的情况下,我国没有龙头企业引领3D打印技术的革新。

  亟待政策出台

  对正处于从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的国内企业来说,高技术含量的3D打印显得尤为重要,也将带来产业升级的机遇。

  去年4月,科技部发布《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制造领域2014年度备选项目征集指南》,首次将3D打印技术研发和应用作为项目大类。在征集公告中,指明了航空航天应用等4个发展方向。除此之外,国内尚未出台与3D打印相关的战略规划和扶持细则。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表示,3D打印眼下还处于初创期,希望政府部门将其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制定相关专项规划和扶持政策,积极推动3D打印技术的发展。

  很多业内人士也纷纷提出建议,盼望政府能够出台具体政策,扶持3D打印产业的发展。其中包括,学习欧、美等国家在3D打印市场培育过程中的思路,并在研发过程中减免税收、降低研发成本。另外,在投产初期,政府可以通过采购相关产品,对市场进行引导。

  武汉滨湖机电技术产业公司副总经理周刚乐观表态:相信在国家和社会的不断投入和支持下,会有更多的企业实实在在投入到技术研发和产品上来。几年以后,3D打印应该会有一个飞跃性的发展,进入真正普及和实用的阶段。

  产业化瓶颈

  虽然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我国的部分科研机构和大学就开始涉足3D打印的研究。但时至今日,我国在成形材料、智能化控制和应用范围等方面,与欧美发达国家仍有很大差距。

  周刚指出,我国3D打印技术主要应用于模型制作,在高性能终端零部件直接制造方面还具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此外,国内3D打印生产企业的规模都不大,能实现批量生产的并不多。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国从事3D打印技术研究的科研单位,绝大多数都挂靠在各个大学下面。现在涉足3D打印技术的公司,大多数又都是与科研单位紧密合作的。纯粹靠企业自身去做研发的很少。比如他所在的武汉滨湖机电,技术来源于华中科技大学,研发力量也是该大学的团队。

  现在的关键制约因素在于成本过高。许小曙一脸严肃,一语点破了当前我国3D打印产业的商业化困境。

  他介绍说,自己创办的湖南华曙公司现在已经能够自己研发和生产出3D打印设备和打印材料,技术也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而且设备比美国等同类型产品价格便宜20%30%。但关键的是,由于下游应用市场没有打开,生产数量有限,成本控制不下来。

  调查发现,成本居高不下的根源在于打印材料的局限性。受材料限制,我国3D打印,仍较多地应用在建模和工业设计等基础领域。而未来3D打印的发展方向,则是在高端领域。

  一位3D打印材料生产商不禁抱怨:3D打印由设备、软件、材料等三部分组成,其中材料是不可或缺的环节,而现在业界主要研究的是设备和软件,对材料研究还不够重视。

  更加让人担忧的是,目前国内3D打印用的金属粉末基本被国外厂家垄断。外国厂商在销售3D打印设备的时候,基本都会搭售粉末产品,价格也较为昂贵,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国内3D打印产业的发展。国内3D打印产业要快速发展,以金属粉末为代表的打印材料实现国产化尤为迫切。

  如果我们抛去其他因素不谈,单从技术上的角度来看,3D打印确实可以算得上是一项带有工业革命性质的技术,通过电脑上的三维模型,再填充适合的材料就可以制造出我们生活中的一切东西(理论上是这么说的),怎么看这项技术都像是大有可为的样子对不对,那么,发展的这么慢原因又在于什么地方呢?

  首先,在理想状态下,3D打印确实是非常棒的一项技术。但是,作为一项新兴的技术,3D打印机的许多制造方式及接口标准都还没有统一,有些甚至还是互不兼容的,这就为3D打印技术的普及造成了很大的障碍。3D打印理论上可以打印出所有东西,并且无需了解所打印物品的制造原理,只要有模型即可,也就是说每打印出一样新东西,就会触及到原有产业的利益,引发专利权等一连串法律问题,使3D打印技术的发展步履维艰。

  因此,我觉得3D打印作为一项全新的工业生产技术,自立门户显然是不明智的,它只适合作为一项工具,推广到传统的制造业,提高现有的工业生产效率。换句话说,就是跟现有的公司厂商合作,改进他们的生产方式,而不是去和他们抢市场。

  3D打印确实是一个新的产业希望,它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变革生产方式,还在于将生产工具集体化,当每个人都拥有一台3D打印机,几十亿人的创造力砰发,或许连3D打印的发明者都想不到人们会用3D打印做出什么。

  重蹈光伏业的覆辙?

  俗话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句话对于资本而言,再合适不过。面对资本对3D打印概念的追逐,一些人开始担忧,毫无理性的资本过于疯狂的介入,会不会造成这个行业提前进入恶性竞争,成为光伏产业式悲歌的又一个前奏?

  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日前在出席世界3D打印大会时就曾发出预警:对于一项新兴技术的培育,仅凭热情远远不够,我们要理性、更要客观地科学规划布局,避免在发展初期一哄而上,形成恶性竞争,防止3D打印技术重蹈光伏产业的覆辙。

  据统计,国内目前从事3D打印技术的科研单位和企业总数不过二三十家,全球范围内也只有不到100家,当前世界最大的3D打印企业年产值尚不足5亿美元。尽管这个行业已经出现了近30年,但从当前这种行业现状看,称其为新兴产业可谓名副其实。

  这种小而散的格局,往往就是新兴产业在一开始便进入低技术含量恶性竞争的温床,尤其是在市场尚未明确、前景不明的情况下。我们一些地方政府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纷纷提出对发展3D打印技术的产业规划,仿佛一夜间,3D打印技术就要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但是,市场在哪里?用户在哪里?我们尚不清楚。张梅颖说。

  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秘书长罗军表示,当前媒体广为传播的3D打印机进入家庭实质上是桌面级的3D打印机,而桌面级的3D打印机仅仅只是3D打印领域最直接最简单的一种,往往容易混淆和误导用户企业。事实上,3D打印产业最大的市场在于企业,而这部分用户当今依然保持沉默。

  对于3D打印的未来,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同样在乐观中持有谨慎。他认为,3D打印还处于成长期,希望政府部门能将其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制定相关专项规划和扶植政策,积极推动3D打印技术的发展,但同时要积极突破和掌握核心技术,防止过早产能扩张,否则可能潜伏着风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