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市场萎缩传统制造难做 机器换人趋势明显_0

  那能怎么办呢?慢慢来吧。 8月12日下午,在湖北省孝感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孝感伟翔数控机床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公司总经理肖俊一句又一句的无奈声中透露出民企在转型升级中的无力。

  肖俊办这个厂已经有十多年,他以前搞过数控机床业务,中间有一段时间没有做,近两年又开始重新做起来。这种经历让肖俊感受到了市场的高低变化:以前产品价格高,现在相对比较低了;以前人工成本便宜,现在高了。

  肖俊告诉记者,孝感伟翔数控机床有限公司生产的曲轴专用成套数控装备产品主要应用在汽车发动机上。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的订单和去年相比基本持平。不过,主要还是吃老底,新订单很少。 像这样的话,能保本就不错了。而对于下半年,肖俊很悲观:不行了。

  肖俊有时候也和同行进行交流,但都觉得行业不景气。 现在的毛利率一般百分之十几就不错了,和以前没法比。一年销售几千万元,回账期长,现在都是欠着的,你欠我的,我欠他的,有的根本要不回,没有办法。预计明年还难。

  相比之下,日子同样不易的还有产业链上的弱势环节,比如压缩机。早些年,国内有名的压缩机生产企业破产或被收购的不少。而近几年,受到产业链上下游挤压,压缩机企业的利润空间缩小得更厉害。

  8月13日上午,在黄石东贝机电集团,记者看到,生产车间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生产。由于在2014年投放了电极等新品,加上产品的价格优势,东贝集团今年上半年保持了增长。尽管如此,东贝机电集团副总裁姜敏并不是很乐观,他说,这是让利不让市场:把市场的份额抢占过来了,但是市场整个需求并没有增加,还在萎缩。

  黄石东贝机电集团是国内外众多知名冰箱生产企业的主要压缩机供应商,其在冰箱压缩机领域的产销量排在亚洲第一、全球第二。然而,目前,国内压缩机市场的产能大约为1.7亿台,但是整个需求却不足9000万台。受产能过剩影响,压缩机行业的市场需求正在减弱。

  姜敏告诉记者,冰箱行业的毛利率比中间产品的毛利率高,终端产品的毛利率一般在20%以上,有的甚至在40%以上。而压缩机的制造业毛利率是4%,净利率大概在3%到5%之间。我们在压缩机行业算是做得比较好了。五、六年以前,我们毛利率高的时候达到15%,现在不到9%。

  我现在比较担心价格下滑。经济下行,老百姓手上没什么钱。房地产行业对我们的压力也很大,老百姓没有钱,就没有能力换房或者买新房,因此就不会更新家电,市场需求不大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 姜敏说。

  国际上的原材料价格,我们没有什么议价能力。我们跟客户谈价基本上是把价格锁定了,一旦上涨,他们要求我们消化一大部分,他们只消化一小部分。下游做冰柜的大企业市场份额大,议价能力比较强,只有给他们做配套,厂子在那儿,每天开门要给员工发工资,所以必须和大客户形成一种战略合作关系。姜敏说。

  水泥是工业建设的基础原料。在湖北调研期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也到被誉为 中国水泥工业的摇篮的华新水泥了解相关情况。华新水泥始创于1907年。 1999年,该公司与全球最大的水泥制造商之一的瑞士Holcim集团结为战略伙伴关系,之后,公司进入了快速扩张期。截至目前,华新水泥的年产能突破7000万吨。

  在过去十几年间,中国的水泥产能呈现几何式增长。跟钢铁一样,水泥产能随后出现严重过剩。

  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刘凤山告诉记者:目前,全国的水泥产能有33亿吨,需求量20亿吨,从数字上看就过剩了三分之一。这就是说,设备、能力发挥的效率不足70%。如果再加上房地产以及铁公基建设投资的放缓,水泥行业的拐点2013年就形成,并转入新常态,2010年出现明显的下降。与2014年相比,2015年水泥实际需求量预计将下降15%。

  我们上半年水泥卖了2000万吨,价格跌得很厉害,一吨水泥仅赚几毛钱。刘凤山说。

  不过,在湖北的采访中,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也看到了另一种现象。那就是,与其他一些企业相比,央企或者央企下属公司的日子要好过一些。

  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影响,许多有色金属企业纷纷陷入困局,有色金属行业的亏损广受舆论关注。本报记者在湖北黄石市采访时发现,2010年,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年营收326亿元,当时铜价为6万元/吨。2014年12月,铜价下跌到3.8万元/吨,而大冶有色营收达1000亿元。一升一降,呈现出逆势扩张的发展轨迹。

  很多有色金属企业都是亏本,但是我们还有利润,这与我们的管理与布局有关。大冶有色去年的利润大概有1亿多元,今年计划也是1亿多元。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党委工作部负责人邱杰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

  我们要防风险,比如采购。现在的市场波动这么大,就要借助风险控制,还要有宏观概念。比如,节能减排的改造,正是基于对宏观市场环境的判断。不改造工艺,就会落后,这是大势所趋。我们必须要按照国家要求来搞好节能减排,越是困难的问题,越不能等,越要下决心解决。邱杰说。

  逆市增长的情形也出现在东风公司。今年上半年,受主流合资车企降价、宏观经济下行压力等影响,自主品牌企业的压力都很大。然而,在自主事业方面,东风依然保持良好发展势头。数据显示,上半年,东风自主品牌汽车销售62.3万辆,其中东风自主品牌乘用车增长较快,销售39.1万辆,同比增长7.27%,高于乘用车行业2.5个百分点,稳居行业第三。

  由于背靠东风公司,与其他汽车零部件企业对比,东风鸿泰的日子也不错。在经济下行压力面前,该公司不但保持了稳定的市场,员工的工资依然在增长。与此同时,国企背景让东风鸿泰在投资风险的承受能力以及生产能力比一些民营企业要强。按照东风鸿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经营管理部部长王正雄的说法,做不出来,保证不了订单,也是风险。

  由神龙公司中方权益资产组建的辅业公司发展起来的东风鸿泰,如今的业务主要集中在汽车零部件、汽车销售及后市场、工业服务三个领域。三年前,东风鸿泰的利润来源主要靠工业服务,也就是废料的回收、利用、出售。然而,随着废料价格持续下降,工业服务的利润率下滑很快。目前,相比之下,零部件业务的增长要快于其他两个领域。

  据了解,汽车零部件在今年上半年东风鸿泰的销售收入中占比为40%,但是却贡献了上半年80%的利润。现在价格战很厉害,汽车销售的利润率基本在0.8%到1.3%,卖车不挣钱。工业服务也不怎么样。汽车零部件的利润率还可以,至少可以保证两位数。王正雄说。

  不过,汽车零部件企业与主机厂的产量息息相关。上半年,我国汽车产销量同比增长分别为2.64%、1.43%,整体增速出现明显回落。据了解,跟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东风鸿泰依然保持了增长态势。但是受整个汽车市场的变化影响,东风鸿泰今年预期的目标可能受到一些影响。

  上半年,东风鸿泰的销售收入完成了预计目标的91%,完成全年计划的43%,销售收入没有达到预期,利润超过了预期。汽车行业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高速增长,微增长将成为新常态,东风鸿泰的业务也因此受到影响。王正雄说。

  机器换人趋势明显

  随着国内外制造业的迅速发展,工业机器人技术已经逐渐应用到了制造业的各个领域,工业机器人市场需求呈现快速增长态势。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年底,有70余家上市公司并购或者投资了机器人、智能自动化项目,而中国机器人相关企业的数量甚至超过了4000家。

  在湖北武汉市东湖开发区,武汉奋进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辉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该公司预计今年机器人产量是200台,产值4000万元。订单在持续上升,客户领域也拓展到新的行业。

  成立于2014年6月的武汉奋进智能机器有限公司是湖北省机器人产业联盟理事长单位。2015年4月,该公司正式对外发布云机器人、云控制器、万蜂工业云平台产品,为智能工厂的实现带来执行层的解决方案。

  黄辉告诉本报记者,奋进公司之前主要做汽车领域的机器人,帮助汽车企业替代人的繁重体力劳动,如舷梯与舷梯之间的流转等,今年拓展到酿酒。酿酒是传统的生产模式,但是现在酒业也开始寻求自动化、机械化、智能化。我们不光做了整条产线的机器人,还帮酿酒企业把生产工厂一起做出来,包括所有的传感、控制、生产管理的仪器系统等。

  应用机器人的企业解决最多的还是人力劳动成本,要减少人员的投入。刚起步的企业,更多考虑发展战略、拓展市场、提升产品系列、改善产品质量,但是已经形成规模的行业龙头或者排名靠前的企业,在已经巩固品牌的同时,考虑的是持续增长、成本的降低、品牌价值、品质稳定性,所以购买了很多机器人。在企业的各个发展阶段,对机器人有不同需求。黄辉说。

  而在湖北省孝感市,中国三江航天集团湖北三江航天红阳机电有限公司孝感装备制造公司的订单状况也比较好。这是一家致力于工业机器人焊接和激光加工高端智能装备产品开发的公司,目前它已经成功开发出系列焊接机器人工作站、焊接专机、管道自动化焊接装备和激光焊割装备等产品。

  该研发部副主任高勋朝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公司订单大概超过3000万元,其中军工大概是1800多万元,占比在50%以上。事实上,该公司从2012年开始涉足工业机器人的系统集成应用,2013年销售额仅800多万元,2014年突破了1500万元。

  高勋朝说,以前,船舶、桥梁的钢结构的加工等基本上是靠人工或者是半自动的设备,现在,只要有条件,不少企业都会引进机器人进行焊接。从目前来看,机器人的市场需求是逐步增长的。

  和人工相比,自动化焊接装备的优势在于焊接的质量非常稳定。比如船舶的结构件焊接,有些地方要达到最高的质量标准要求,如果是人工焊接,可能需要找十年以上的业务非常熟悉的焊工来焊,才能保证一次性焊接能通过质量要求。但是如果利用机器人,只要把参数设定好,工件状态一致,就可以保证一次性合格。高勋朝说。

  机器换人给湖北的一些企业带来很大的变化。8月11日下午,东风模具冲压公司汽车零部件的焊接车间正在忙碌。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车间看到,只见有几个工人在聚精会神监视着机器运行,而忙着焊接的则是很多机器人。

  零部件从生产线下来以后,放到容器箱里面,由小车子自动地根据地上规划好的路线就可以拖到相应的点,由这个点通过升降机运到地下一层的高位仓库,由叉车把零件放到高位仓库里。高位仓库也是一个系统,仓里放的零件、产品都是自动化显示。

  目前这个车间已经有100余台机器人。一般情况下,一个机器人工作站只需要一个人。很多人都愿意到焊接车间来,不愿意到冲压车间去,冲压车间是要三个人的,而这个车间就不需要那么多。东风模具冲压公司工作人员宋女士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据了解,东风模具冲压公司陆续进行自动化升级改造,先后投入机器人生产线、连续模冲压设备、多工位设备等,生产制造模式逐步向自动化生产线、智能化工厂方向发展。机器换人以后,员工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只有经过培训合格后的员工才能上岗。与此同时,企业的管理方式和效益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宋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人工效率一般为 280JPMH,而机器人效率是960JPMH。机械化比人工操作的效率整整提升近两倍半。而从人力成本看,人工操作时,每人每班平均焊接2240个焊点,而使用机器人操作,每班平均焊接7700个焊点。每台机器人只需要1个操作工操作,那么1台机器人可以替代3.4个人工操作。如此算下来,就相当于降低了2.4个工人的工资成本。

  老牌国企苦读市场大学

  位于武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东风乘用车公司是东风公司全资组建的集研发、制造、销售东风自主品牌乘用车为主的新兴事业板块,在东风自主品牌事业中居于核心地位。为什么东风的自主品牌在车市寒流时反而能逆势而上呢?

  东风乘用车综合管理部部长助理柳慧国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新车的投放,对上半年公司的增长助力很大。在自主品牌与合资车企品牌的对抗中,我们更多是把精力放在练好基本功,做好质量和服务,做好安全、企业文化方面和管理。

  自主品牌一直在受合资车企品牌的挤压,今年尤甚。在自主品牌与德系、日系、韩系等汽车品牌的市场竞争中,中国车企最大的难题依然是成本压力、生产规模以及品牌知名度提升困难。柳慧国坦言,单车要想实现较高利润,至少也要做到5000以上的月销量。规模上不去,成本就降不下来,利润空间受到挤压。

  不过,在利润率相对较高的高端汽车领域,国内自主品牌的占有率并不高。

  不是不想开发,是国内消费者不愿意买。柳慧国说。他给记者举例,韩系车18万一辆就是一个坎,18万以上就很少有人选了;日系车25万一辆也是一个坎;国内自主品牌在性能、舒适性等各方面再好,能够卖到15万一辆就不错了,15万元以上就很困难。

  与自主品牌相比,国外品牌营销做得较好。东风乘用车公司综合管理部部长李宏伟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举了一个例子:我去美国看过,两千美元,折合人民币两三万元,就可以买一辆很好的车了。但是这样的车如果在中国市场卖,国内外的价格差距就非常大了。东风风神的质量基础可以达到,但品牌力依然不算高。

  在李宏伟看来,目前国内消费者对自主品牌的自信心和自豪感不够,与此同时,外国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门槛较低,进入后反过来给中国市场定价,结果吃亏的是中国消费者。

  不过,在低端车领域,受国家鼓励走出去,东风乘用车公司的车在南美、俄罗斯等地的一些市场有一定的比较优势。但是同样也遇到一些问题,比如品牌影响力仍不及国际知名企业,同时在做海外生意,不仅要有销售,还要有售后服务。而在海外市场建网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投资至少在数百万元,还要有人手、需要考虑盈利问题等。

  尽管背靠央企大树好乘凉,但是作为东风旗下的乘用车战略供应商核心企业、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乘用车集成供应商龙头企业,东风鸿泰也意识到,如果仅仅依靠一棵大树,存在一棵树上吊死的风险。

  2008年,东风鸿泰全年实现销售收入13亿元;2009年,16亿元;2010年,29亿元;2011年,38亿元;2012年,45亿元;2013年,82亿元;2014年,103亿元这一连串数字变化的背后,正是东风鸿泰的战略转型和市场意识的觉醒。

  据王正雄介绍,东风鸿泰在业务结构、产品结构以及市场结构的调整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制造业是其转型升级的重点,升级途径主要是通过一些技术改造、工艺升级来提高劳动效率,同时通过智能化、自动化设备的投入加快产业升级。

  据记者了解,东风鸿泰原来的业务面很宽泛,但都缺少核心竞争力,各分子公司缺乏面对社会独立经营的能力。2009年开始,东风鸿泰启动了调结构、转型升级的战略,对一些小而散的子公司及下属企业进行整合。同时,有选择性地退出了盈利性比较差的驾培行业和汽车空调器组装业务。近年来,东风鸿泰在重组、新成立的合作公司中有很多是零部件企业,把资源重点投向该领域。

  在战略的引领及市场意识的推动下,东风鸿泰的客户由单一化不断向多元化突破。2008年以前,东风鸿泰还属于订单导向型企业,而目前,东风鸿泰主要客户除神龙公司外,还包括东风乘用车、东风裕隆、东风本田、东风雷诺、东风日产等东风内部市场,同时还开拓了上海通用、奇瑞、长安标致雪铁龙等外部市场。

  市场结构的调整带动东风鸿泰在业务、产品领域出现一些新模式。附加值低或者劳动密集型的工序外包出去,而我们自己做核心的技术和关键的工序。王正雄说。他向记者举例说,原来,模通所需要的毛坯材料从钢厂购回以后,在专门车间里面冲压成压塑产品。现在,这个工序取消了,而是通过工序外延实现。也有一些模具加工制造环节被外包出去,而前期的设计和产品最终的验收由东风鸿泰做。

  东风鸿泰已经意识到汽车零部件企业最主要还是靠技术吃饭,所以成立了专门机构和技术中心,每年的研发投入大概占营业收入的3%到5%,还加强了实验设备、人员、手段等方面的投入。王正雄说。

  另一家老牌国企大冶有色也意识到上好市场大学的重要性。目前,大冶有色正在着力打造千亿企业升级版,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企业发展必须要和市场结合,其途径就是改,比如改管理、改工艺、改思维等。

  据记者了解,大冶有色有一套精益管理机制。精益管理是一个全面预算。一个班组用了多少原材料,工作的实际效益,相对应的人员工资应该是多少等,都可以算出来。

  员工们都知道,控制效果和收入有关系,因此积极性也明显不一样。应该说,员工的创造力是无限的,生产一线的他们有很多办法。比如某个环节按照国外的质量标准需要多长时间,他们都会想办法解决。大冶有色党委工作部负责人邱杰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

  不过,与节省成本相比,提高效益更多还需要开源。而大冶有色的做法是,引进技术改变工艺。邱杰说,除了资金,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大冶有色遇到的困难还包括技术的选择。而这需要前期做很多工作,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

  在大冶有色采访期间,有一件事情令记者印象深刻。8月13日中午,站在大冶有色熔炼车间前,大冶有色企划部副部长王克礼激动地说,那就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澳斯麦特熔炼炉,高达78米。以前,距离这里就能闻到二氧化硫的刺鼻味,现在站在这附近也几乎闻不到什么味。

  这个炉子是六年前,在国际金融危机最严峻的关头,大冶有色依然投资16亿元建设的。按照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党委工作部负责人邱杰的说法,澳斯麦特熔炼炉和2011年大冶有色投建的 30万吨铜加工清洁生产示范项目一起,使大冶有色的传统产业,基本完成了升级换代。

  在大冶有色的发展过程中,中国有色矿业集团的增资扩股起着重要一环。2011年9月,中国有色与湖北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以大冶有色为平台,支持湖北省打造有色金属千亿产业,一次性向大冶有色注资33.63亿元。

  邱杰说,中国有色参股后,没有向大冶有色派遣一名管理人员,没有从公司拿走一分钱,在管理上继续执行原有的既定方针,避免出现波动。中国有色还利用自身技术优势,派遣经验丰富的技术骨干,帮助大冶有色进行技术改造、转型升级;利用海外资源丰富的优势,帮助大冶有色精选矿产,降低采购成本;积极为大冶有色争取出口退税等优惠政策。

  转型升级是必须要做,跟其他企业不一样,大冶有色在升级改造时最大特点是,不搞新厂,而是既要生产还要升级改造。邱杰说。

  按照邱杰的说法,大冶有色的结构调整是坚持主业、涉足多元。在产业链条上,不仅布局了珍贵金属、贸易,加强了营销,还搞了农业,而且要在全球找资源,是以动态项目的支撑来促进产业的转型升级。

  数据显示,2014年,大冶有色炼铜量达70万吨,约占全球总产量的9%。大冶有色投入35亿元扩建稀贵金属产业园,2011年至2014年,该园区黄金年产量从8吨提升到20吨,白银年产量从1000吨增加到3000吨。此外,扩建的再生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园,废弃物回收量从2010年的11万吨增加到2014年的38万吨,大冶有色还投入40亿元在全球积极开发新矿产。

  大冶有色转型升级,在以市场为导向的同时,也有自身的特点。比如如果是民营企业,面对市场波动,减产、裁员或者停业,都是规避风险的选择。而作为国有企业的大冶有色则认为,前述任何一种方式都是不可取的。国企有一个很大问题就是人多。像大冶有色有1万多人,在生产的过程中现在7千人就够了。在改革和转型升级过程中,我们并没有把员工直接推向社会,而是靠自己的滚动发展,慢慢消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